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哪里的黑人》。

他弯了腰,拍了拍弥陀佛的肚子还有什麽事不能对我说的吗?一

打完拳之后,卫青又在床上按照特定的姿势盘膝坐下,双手也摆出一个特定的手印法,然后闭上双眼,脑子里开始按照步骤一步步的观想一幅在密室中学会的特定密画——【冬日融雪图】。

  严谨地按图观想三遍之后,卫青开始产生了气感,只觉得一股暖暖的气流从大脑处产生。

  于是他立刻遵循四句运功口诀,小心翼翼地控制这团暖流沿着后脑、颈椎、脊椎一路向下,按照既定的运行路线在体内经络中绕了一圈,最后将这团变小了一些的暖流放在肚脐下方的丹田气海穴中存储起来。

  掌门告诉他,每天早晚运转功法之后剩下的这团暖流,就是南漓烈火真气。

  将【冬日融雪图】练出来的这种南漓烈火真气存储在丹田之中,就会不间断地改善自身的体质。

  当然,改善体质的过程中会消耗真气,往往早上存在丹田中的真气到了晚上就消耗光了,所以需要晚上再及时地修炼补充。

  什么时候,当卫青能够通过每日两次修炼【冬日融雪图】,获得南漓烈火真气的速度大于身体消耗的真气速度,就说明他的体质调整好了,可以开始入门修炼其他功法了。

  修炼完毕后,卫青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一看时间,刚好过了晚上十点钟,于是他起床去洗了个澡,准备睡觉。

  卫青双手枕在脑后,静静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心情有些激动,感慨万分。

  “想不到现实社会中居然存在真正的武道江湖,而且传说中的武道圣地南漓门竟然就是在我从小长大的漓阳县城内的碧莲峰上!”

  “更想不到的是,我卫青居然有朝一日真的成为了名门大派的内门弟子,做了十几年的武侠梦,本来以为只是小说虚构,此生无望,没想到今天能够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念及此处,卫青不由得想起了发生在昨天的一场完全改变自己人生的“奇遇”……

  卫青所谓的“奇遇”还要从两天之前说起。

  卫青出生于靖江府漓阳县一个普通中产家庭,父亲卫昭是公务员,母亲用自家小楼经营一间小小的私房菜馆。

  卫青还有个亲弟弟,名叫卫云,由于卫青排行老大,所以又叫卫大郎;以此类推,弟弟卫云就是卫二郎了。

  卫青目前的身份是漓阳县第一人民中学的一名普通高三毕业生。

  六月六日、七日参加完为期两天的华夏国统一高考后,六月九日,卫青在书童山下的漓江河畔,参加了校学生会组织的野外踏青活动,一群高考后的少年学生聚在一起,交流高考估分情况。

  作为一名从小爱好收集贝壳的少年,卫青习惯每次来到河边,都会下意识地在沙滩上找一下有没有好的贝壳,作为自己的私人收藏。

  这次也不例外,下午回程之际,卫青路过一片布满鹅卵石的河滩时,发现了一枚十分漂亮的,透过阳光之后居然可以散发出肉眼难以察觉的七彩毫光的白色贝壳。于是他见猎心喜,顺手捡起来擦干净装进裤子口袋。

  在乘坐观光公交车回家的途中,卫青没事就和玄天出去乱逛,美其名曰考察古代人文地理,找到不少老茶树。

文种学着王泱喝了一口茶,开始觉得苦涩难咽,一会之后又觉得别有滋味。

欧冶子笑道:“大夫,老夫当初和泱子品茶之时,也觉得难喝,现在已经离不开茶了!哈哈!饮茶能使人神清气爽,身体通泰!乃是泱子所制的仙家妙品。”

文种又喝一口,细细品味,道:“果然妙哉!我奉大王之命,寻访贤人,匡扶越国基业。国都左近,出了泱子这样的大贤之士,我却一无所知,是我的失职啊!”

王泱客气几句。文种道:“我听了泱子给孩子们传道,已知泱子的学问,百倍于我。不知泱子对如今越国的现状,有何见解?”

王泱道:“天下本为周朝天子统御,只是如今诸侯开疆扩土,国力强大,超越了周天子的势力。周天子直辖的力量被北边的蛮夷屡次消弱,如今诸国愈富有,而天子愈穷困。

齐国、晋国、宋国、楚国、吴国先后完成尊王攘夷,会盟诸侯的霸业,成为历任诸侯之长。越国自从败于吴国之后,知耻而后勇,奋发图强,国力渐渐恢复。

如今吴王夫差骄奢淫逸,越国虽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伍子胥还掌握国政,他推行的一些富国强军的改革之策还在执行,吴国百姓还能维持生机。所以越国想要重新崛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文种大为惊异,此时的人消息闭塞,书简笨重珍贵。想要知晓天下大事, 十分不易。而要看清形势,更是极难。所以先秦时代,键盘侠可不像网络时代那样多如牛毛,贬值到只值五毛!绝对是稀有到可以成为诸侯的坐上宾的。

王泱随便吹几句,就把文种和欧冶子震住了。文种认为王泱一个乡野渔夫,知道的国家大事肯定是欧冶子告诉他的,但是他的独到见解却是与越国朝堂密室里大夫们的看法一致,甚至更加透彻,这就厉害了。

欧冶子则知道自己只是在王泱这里求学,交流技艺和知识。从没和王泱说过时政,他却了如指掌!可见仙人无所不知,不是虚言!

文种很直接的邀请王泱去见越王,混个大夫做一做。王泱也很直接的拒绝了:“我毕生的志向,不在于为诸侯宾客,而是使黎民百姓能够生活的更好,健康长寿。使我们诸夏的文明传承不绝,不为蛮夷所灭。所以,在这里教育孩子才是正途啊!”

文种反复劝说,没有结果。王泱留他吃晚饭之后,他连夜回城了。

很快,越王派文种大夫来拜访泱子,请泱子去做大夫的事传开了。前来求学的人蜂拥而至,王泱来者不拒,一面请欧冶子帮忙扩建学堂,一面挑选智力超群,本性纯良的少年,收为记名弟子,悉心培养。

有了纸质书籍的加持,弟子的学业进步很快,很快就能给小孩子上启蒙课了。王泱为了不耽误练剑,让晶苧幻化做稽泱的形象,坐镇学堂,给学生们解答疑惑,主持学校的教育工作。

以晶苧的行事作风,立即开始大跃*进式的扩张,改学堂为学校。以她强大的规划组织能力,有欧冶子的财力支持,加上王泱的木匠工坊和造纸工坊的收益,王泱的公益学校在三个月内,就招生近两千人,代课老师数十人。

中原一点红纵横江湖与人交手不看,你那件事也不见得……他语

面对杨大伟的玩笑话,36D御姐也不甘示弱:【喜欢你什么?你的短小精悍?】

杨大伟摸了摸鼻子,拿着手机,四处打量着。看谁都觉得像是她,只是几次靠近觉得像的人,最后又怎么都觉得不是,一个都没敢搭话,只悄无声息的走开了。绕了一圈,也没能找到人,他只能无奈地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一边继续张望着,一边套话:【你说我小,那你很大喽?】

36D御姐这次没有秒回信息,而是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复道:【在死之前,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

杨大伟:【什么?】

36D御姐:【我之前骗了你。】

36D御姐:【其实我不是御姐,也没有36D。】

36D御姐:【所以如果你即便因此而不愿意认我这个朋友,也没有关系。】

杨大伟无奈地挠了挠头。他还以为对方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心跳快如擂鼓,却没想到却听到个这么有意思的回答,不由感叹对方真的是幼稚心态。他愿意和对方当朋友,可从来都不是因为对方是个36D御姐,而只是因为对方是对方罢了。

但他也清楚,对方现在是钻进了牛角尖,不太能听得进这种解释,于是只好学着对方的语气同样坦诚回道:【其实我之前也骗了你。】

36D御姐:【什么?】

杨大伟:【其实我真的只有6厘米。】

36D御姐:【???】

36D御姐:【你认真的?】

36D御姐:【虽然知道你是在故意逗我笑,但我真的笑了。】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其中一处观景台处传来一阵响亮的笑声。

笑声是如此夸张与放肆,在并不安静的餐厅里也显得如此突出,直接将大半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凭心而论,在公共场合出现这种行为,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

但这个笑声的主人却似乎全然没有这种顾忌,继续笑着,好似这里只有她一人,而其他人都不过是虚妄。

无需脑子思考,杨大伟的双脚立刻便带着他的身体走了过去。

穿过一个长廊,来到观景台入口处,杨大伟一眼就看到了那道笑得前仰后合的身影。

她一个人站在观景台的尽头处,一手握着栏杆,一手抓着手机,眺望着远方。

而观景台上的其他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她。

有两个离的最近的年轻姑娘,本来正在拍照留恋,被她的癫狂吓到了,互相搀扶着,后退了几步,远离了她。

如果是之前杨大伟碰到这种情况,他所认识的人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变成了一个尴尬的笑料,他一定不会就此靠过去,反而会离得远远的,与那个人撇清所有关系。但现在,他却全然没有这种想法,也没有任何停留的走了过去,而且脚步飞快。

因为他实在害怕,那道身影笑得太过专注,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滑,便会撞碎钢化玻璃围成的栏杆,在重力的作用下,坠落地面,最后摔得四分五裂。

怕刺激到对方,杨大伟没敢叫她,当然,也是怕认错了之后会让原本就尴尬的场面变得更加尴尬。

对方很专注,一直到杨大伟走到其背后,都没有察觉。看着触手可及的那道纤弱身影,杨大伟停下脚步,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那道纤弱身影不知是笑够了,还是笑累了,停了下来,双手在手机上噼里啪啦一阵敲击。

杨大伟掏出手机。

在那道身影停止手指的动作之后,杨大伟的手机屏幕上刚好跳出她发来的信息。

36D御姐:【忽然好遗憾,都没能看到你长什么样。要不你发个照片满足一下我这个将死之人呗?】

不需要再如何求证。一切都说明眼前这道纤弱的身影就是杨大伟想要寻找的她。杨大伟心中高高悬起的一块巨石终于轻盈坠地。

平缓了一下呼吸,杨大伟打字回复道:【你可以猜一下我长的什么样。】

36D御姐:【猜不到。】

杨大伟:【那我之前说你笨,你还不承认。】

36D御姐:【呵呵,那你这么聪明,你能猜到我长什么样?】

杨大伟:【我要猜到,你能放弃寻死吗?】

36D御姐:【不能。但也许我会晚一点死。】

杨大伟:【一言为定。】

36D御姐:【我怎么有种上你当的感觉?】

杨大伟这时才有空具体去关心眼前这道身影的穿着打扮,而在真正看清之后,饶是他有过一定心理准备,但还是略微有些吃惊。

倒不是对方的形象与他之前的猜测截然不同,而是对方实在它太过符合他做出的叛逆少女的形象了。

杨大伟:【我猜你身高在一米四到一米五之间,体重在八十斤左右。】

36D御姐:【这个太简单了,而且我之前好像说露嘴过。】

杨大伟:【那我就来点高难石块,用袖子擦拭掉上面的灰尘,屁颠屁颠的准备让白嫣儿就坐。

“白师妹,来坐。。。”

“有人。”林铮沉声低呵。

“哪有人?休的胡言乱语。”张宇献殷勤被打断,气不打一出来,斥责林铮。

林铮并未理他,目光看向右前方,浓浓灰雾中似有事情发生。

“我也感到了元气波动。”白嫣儿看向林铮所看的方向,也出声道。

这时,几人都认真起来。此地情况危急四伏,不一定有什么危险。

“去看看?”白嫣儿试探性的问道。

“走。”张宇率先出口,拍拍胸脯一往无前。林铮几人无奈只得跟上。

随着不断前进,元气波动越来越大。隐约有嘶喊,怒吼声传来。

走在前方的张宇看到前方一个人影,突然停下,脸上难看至极。

林铮几人很快跟上,也看到景况。数里外正在进行一场大战。

数十个人影在围攻一个剑奴,剑奴身高三丈,周身黑雾凝练如墨,手持一把门板大小的重剑。

林铮不由大吃一惊,眼前的剑奴是他见过黑雾比较浓的,除了黄多多引来的那个漆黑如深渊的剑奴之外,再也没见过这种级别的剑奴。

巨人剑奴手中门板重剑舞的虎虎生风,每一击都有开山裂地的威能。林铮离战斗有一里之外,感到威压。

可此时巨人剑陷入了麻烦中,十几个人影在他周围上蹿下跳,灵巧麻利。

剑奴攻击大开大合,威力绝伦,却是打不中人。

人影每次都能在剑奴快要攻击到时险险避开,这种行为无异于在钢丝上起舞,危险又致命。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不止如此,人影不断在剑奴周边环行。每个人影手中拽着一根细细线条。

五颜六色的线条,那是元气组成的线条。

人影飞行,线条随之飞舞,层层环绕在剑奴身边。

元气线条编制成一张五彩大网,网中猎物正是巨剑奴。

巨剑奴攻击依旧凌冽凶猛,却逐渐变慢。只因线条越笼越多,越来越密。

这时林铮在飞舞的人影中看到了眼熟的妖娆身影,一个瘦弱矮小的身影。

瘦小的身影在巨剑奴庞大的身躯翩翩起舞,手中红色光线最是亮堂。

同时林铮看出此人在攻击中最是活跃,他是攻击领导者,所有的线条都是以他为核心编制。

“是同门,要不要去帮忙?”白嫣儿说道。

白嫣儿此言一出,没人回应。

林铮不知道为何一路最爱出风头的张宇鸦雀无声,转头看了下对方惨白的俊俏面容说道:等等。

林铮不知元气线条是怎么激发出来的,可看到巨剑奴的攻击,知道若是没有意外,怕是巨剑奴在最终被束缚的结局。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张宇心不在焉,不持反对意见。剩余几人也都选择展望态度。

巨剑奴仰天长啸,似是愤怒的吼叫,没有声响,只是喷出一团漆黑烟雾,烟雾腾空,天地失色。

再愤怒也是对场中局势没有一点帮助,可它也不是凭白发泄。

长啸之后,他似乎是涨了一点灵智,意识到自身的处境。

重剑挥舞,带起的狂风吹的黑雾翻涌,砸向他左腿,那是小个子所在地。

瘦小个子身前出现重剑残影,他立刻花容失色。巨剑奴实力虽强,却是没有头脑,只会见招拆招,现在预判他飞行行进方向,大大出乎了其意料。

电光石火间,重剑卷起无边残雾,在将要劈中瘦小个子的瞬间他看到身后的黝黑身影。

瘦小个子施展武技,身子一虚,堪堪躲过。他一躲,重剑没了锆制,在灰色雾气中长驱直入。他是躲开了,身后一个黝黑的身影就没这么好运。被懒腰斩断,血染天际,当场身死道消。

他这一死,手中的元气线条立刻化成淡淡光点,旋即消失不见。

十多人施展的元气线条刚好能困住巨剑奴,现在缺失一人,五彩大网分崩离析。

巨剑奴一击得手,张开黑气滚滚的大口,猛的一吸,犹如长鲸吸水,方圆雾气化成一道黑色气柱被其吸入口中。

这一下,巨剑奴气势再涨,庞大的身躯又涨大一圈,瘦小个子等人手中的元气链条立刻被挣的笔直。

巨剑奴又是抓住身上线条,猛的一拽,十几个围攻他的身影像是停风的纸鸢主人拉回手中的线,纷纷被大力扯向巨剑奴。

这一下,瘦小个子等人彻底慌了神,有的立刻切断元气线条,有的被巨剑奴拉到身前。

巨剑奴看到到嘴边的猎物,那还有不吃的道理。

重剑舞动,狂风烈烈。三个身影躲闪不及,被当场砸成肉泥。

巨剑奴更是猖狂,手臂一挣,身上密密麻麻的蛛网般的线条分数断裂,漫天飞舞。

前方等剩余的人眼见作战失败,树倒迷糊散,冲向四面八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哪里的黑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凡途道诀

付艺琳

凡途道诀

林晓筠

凡途道诀

微扬

凡途道诀

人间观众

凡途道诀

纱利雅

凡途道诀

水冷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