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形蛊》。

……

明晶是不用睡觉的,他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好。

对于这辆改装后的明月3000他非常满意,此时车子行驶在行在黑色的大山里,一切都很经济,一切都很安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明晶再次对周围的地形进行了一次扫描和预评估,附近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危险存在。

今天总体来说是非常顺利的,路正行的心境现在比过去有了很大的进步,已经能在一些秘书的导演下进入明定之境。

在第1个层次“十善”的标准中,路正行至少已经做到了三个,不杀生,不妄言,不淫邪,并且今天还做到了不妄言。

通常很多人在取得一点点成功之后便会自吹自擂大言不惭,而陆正行今天显然没有这样的拙劣表现。

亦如此,让他很欣慰的是,路正行在睡前,对于杀生这件事情还是很有一些纠结的,说明路正行心中并没有被暴虐的事杀所占领。

这让民警很为欣慰,因为往往在战斗战争之中很多人变得冷血残忍暴虐,从而迷失本心,变成另外一个人。

曾经认为7升赤甲中的很多灵魂最终都陷入了这样的深渊。

可他明晶并不希望路正行所做的事情,是不允许发生这样的结果的。

一个想引领一个时代的人,一个想率领一个文明走入宇宙文明行列的人,如果陷入暴虐与嗜杀,必将万劫不复。

古老的东方有一句名言说得很好,弄权一时凄凉万古。

嗜杀和血腥其实也是一样,明晶认为,战胜敌人最好的办法是要超越敌人的境界,正如他此前告诉路正行的那样,提高修为和能力才能止杀,提高文明的层次同样也并不是为了大开杀戒。

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登上更高的山,阅历世间无尽的美好风光。

今天路正行在使用龟息之法时,已短时间达到了明定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出乎明晶的预料。

由此看来只要路正行能够很快也完成“十善”中的另外7善的善行,如此一来,他便基本具备了达到星河境界修为的心理层次。

世间的很多事就是那张窗户纸,心念一到,捅破了窗户纸,世界就变得豁亮了。

对今天路正型的磨练结果明星还是非常满意的,甚至好的有些出乎意料。

所以明品便向更远的地方想了开去,让现存的地球文明复兴崛起,依照目前的状况,仅仅靠地球人显然是不能完成的。

而路正行和小萝莉的这桩即将到来的婚姻,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在明晶看来这件事情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了……

车内很安静,车外其实也很安静,由于地球的任何一个部位现在都照射不到阳光,风自然也就很难得了。

要知道,正是由于阳光的照耀,地球上才出现了水的循环,大气的循环,如今没有了阳光,自然界都已经变得不大一样了,这一步一步的走向死寂。

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陷入恐慌和绝望的时候,这辆被明晶改造过的车依然在山大山中寂静的行驶着,此时的车身已经超过了普通公共汽车的大小,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家伙。

车子行驶在无穷无尽的大山之中,车轮已经离开了地面,正在借助着反重力设施,向前平缓地行进。

明晶抓紧一切时间在尽量的用自己掌握的科技力所能及的完善着这辆车中的一切,再过两个小时他就可以进入八文明序列很久以前设置的的那一处补给场站了。

这个场站在设置的非常隐秘,不是在山上,也不是在大山的腹中。

而是在群山包围中的的一处湖底,由于在行驶的过程中,明晶依然对这辆车正在进行着一些技术改造和升级,所以车子里会发出一些细微的嗡嗡声。

小猫吉祥自然察觉到了一切,它对这辆车越来越满意了,觉得自己没有搭错车。

当车子行驶到那辆湖边的时候,明晶操纵的这辆车慢慢地沉入了湖底。

众人依然在安睡,车在湖底平稳地向湖中心驶去,被改造成中巴车大小的车子渐渐地沉入了湖水底部一处浑浊的污泥之中。

场站的密钥>

  甜棕部举办盛宴招待王泱一行,甲人们拒绝参加,直接去找甲族破岭部的商队去了。红果青泉其实很想和王泱一起大吃一顿,但同伴都不去,只好跟着甲人。

  午宴很丰盛,不但有海鲜和海鼠肉炖沙薯,还有甜棕部特产的蜂蜜,只是以前蚁灾泛滥,海岸的植物很少能等到开花就被蚁灾祸祸。甜棕部都是在刺瓣林尽头与山丘交界的地方找到的野蜂蜜。十分珍贵,除了王泱得到一盘满是金色蜂蜜的蜂巢,其余宾客都是喝蜂蜜水。

  王泱看到蜂巢里还残留着蜂蛹,有些下不了口。狠狠的咬了一口尝尝,很香甜,夸奖了这道菜之后。请一位浣族侍女把把剩下的和其他食物一起送一份给红果青泉他们午餐。

  让疾去城外的房房背上取来息人的酒,请大家尝尝。兽人其实知道酒这种饮品,是千年前夏人传来的。只是只有剑齿族和狮族这样占据大绿洲的部族才有一点余粮酿酒,而且酿酒的方法只有大湖圣地掌握,所以极少喝到。

  所以他们都把酒当做最顶级的饮品。硬蹄部的牛人之所以铤而走险,未尝没有喝惯了息人交易的酒的原因。

  在座的熊浣两族族贵族们见到王泱请大家喝酒,赶紧一口喝干蜂蜜水,把杯子洗了。浣族侍女紧张的拿着一袋酒给大家斟上酒。王泱举杯祝酒,祝愿甜棕部和白颊部繁荣昌盛。众人轰然共饮,都觉得别有滋味,只恨太少,没过瘾。

  疾骄傲的炫耀道:“这酒是我们在西部边境与息人强盗作战,全歼息人,缴获的战利品。”

  众熊人一脸羡慕,甜棕聚土道:“只恨西边的人防着我们东部各族跟防贼似的!否则我们熊族的勇士也去打息人,岂不是也能搞到许多战利品?”

  众熊人都道:“就是就是!先生,下次您再去西边,一定要带上我们熊族勇士!”

  黑掌湄问莜道:“莜守祭,你此次跟随先生去西境打息人,真是幸运啊!可否给我们讲讲经过?”

  莜喝了一口蜂蜜水,道:“有何不可?”给大家细致的讲了西行的经过。

  一众棕熊人和浣熊人睁大小黑豆似的眼睛,竖起耳朵听的忘记吃喝,听到牛族硬蹄部和息人勾结,劫掠马人村庄,还焚烧先祖殿时,都怒火攻心,恨不得马上出发去干死息人。

  尤其是在座的守祭人,对息人焚烧先祖殿的事格外愤怒。黑掌湄让大家冷静,继续听莜讲。

  说到王泱三个人就袭击百多人的营地,众人一脸钦佩。莜重点提到与息人首领超凡武士丁贾思的战斗:“息人武士的弯刀战技很强,要不是短毛尖牙替我挡了一刀,我指不定就回不来了。”

  尖牙脱下皮甲显摆背后的伤痕,虽然伤口长好了,但猫毛还没长出来,红色的疤痕非常明显。

  众熊都是好战分子,纷纷赞扬尖牙的勇武,恨不能以身代之。老猫开心的竖起尾巴。

  聚土一巴掌拍在案几上,案几塌了。叹道:“可惜呀可惜!不能见识一下息人的弯刀刀技!”众人深以为然,很快就有几个浣人更换新的案几。

  莜继续讲,众人对王泱一人带着房房干死百个强盗一点也不奇怪,都觉得先生是大夏神人,具有不可想象的伟力,随手拍死百十强盗是基操而已。

  听到莜为先祖之灵举行血祭仪式,在座的守祭人都拍桌叫好!

  ……

  就这样莜讲一点,众熊就要叫嚷一阵,等讲到硬蹄城之战时,已经到了晚餐时间了。聚土干脆命人换上菜品,继续晚宴。总算讲到王泱启程东归,结束了讲述。

  聚土道:“马人申请和牛族的族战,几个月了,直到先生东归还没下文,看来剑齿城是打算把这事压下来了。”

  王泱叹道:“我事先没想到西部各族已经得享千年和平,边境有史以来就没有被异族入侵过这一点,恐怕此次西行算是白跑了一趟啊!他们反而十分警惕你们东部各族。难道王城长老会里没有你们东部各族的人吗?”

  湄道:“剑齿城的人会为他们的傲慢和愚蠢付出代价的!王城兽族联盟长老会一共一百七十人,我们东部各族只有70人,每次决策都是他们占多数,除了能够削弱东部各族实力的部族战批准的快,其他对我们有利的提议不是被搁置,就是被否决。”

  “我们东部各族在几百年前干脆撤回了所有的常驻长老,只有在重大事件时才派长老去王城参加长老会。”

”花满楼叹道:“我并不喜欢这紫铜色胸膛的虬髯老人正在指挥

“不成,不见钱,你肯定是走不了的,你写封信,我派人给你送去密州。”孙宇不傻,自是不能放他走。

“不可能,我人不回去,家中怎么会就凭一封信,送这么多钱来江宁?”孙琪急眼了,这孙宇明显是个狠角色,得赶紧脱身才是,不然指不定遭什么罪。

“那是你的事,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住柴房,吃些剩饭剩菜。一个月,见不到钱,全部去庄子里面修水渠。”孙琪打的什么算盘,孙宇心中有数,想跟我玩花样,门都没有。

“另外你这手,若不好好调理,握刀就别想了,能抓筷子就不错了。”

“宇弟,真的拿不出那么多,这样,我还有些随身的值钱物品。你们也都把钱先拿出来。”

眼看孙宇油盐不进,孙琪也急了,自己一行灰溜溜的回密州,本就不被族里待见,若再断了手,往后岂不是只能混吃等死。

孙琪的手下倒也识相,赶紧各自把自己藏得值钱的玩意一一说来,孙琪也把自己的家当全部供了出来。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全叔跟张大虬各自带人把东西全部收齐放在孙宇面前。全叔见多识广,把这些个物品挨个估价记账,银票、金银之类的也一一统计清楚,初步估算大概值一万八千两。

“这么多?”孙宇一愣,这倒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了,眼前这点东西居然值这么多钱。

“公子,这把宝剑可是极品,用的是天外陨铁,据传由墨家后人打造,起码值五千两。再看这对玉佩,极品羊脂白玉,等闲见不到,起码值三千两,再看这个……”全叔一一介绍这些物品,孙宇也逐渐了解到这些物品的价值,就连其中一颗最不起眼的珍珠,也足够普通人家三年的开销。

“嗯,还缺六千两。”莫云把宝剑抓在手里,剑柄刻有小篆“天枢”二字,手中一丝丝凉意传来,脑中顿感清明许多。抽出一看,果然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别的万一孙宇不懂,但这兵器好坏可是了如指掌。虽然孙宇对此剑爱不释手,可是这该要的钱还要提的。

“宇弟,你就放了为兄吧,这把剑我足足花了七千两才搞来的。你放心,钱我肯定会还给你的。”自己若是真的写信回去,相信族里肯定会派人来赎人,可自己在族中地位肯定大不如前。

孙宇摇摇头,六千两,那可以买数十匹战马,还还是江南马匹紧俏的缘故,哪能随随便便放走。

“哦,我想起来了,今儿个刚在闻香阁买了个美人。老王,把身契拿出来。”孙琪实在没辙,为了今后族中地位,只能如此了。

“一个青楼女子,五千两?是你傻还是我傻?”孙宇扫了一眼身契,像看傻子一样盯着孙琪,一个好点的丫鬟,不过数十两,五千两?神经病吧。

“宇弟,这可是个未出阁的,闻香阁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看其气质,必是大家出身,五千两还是值的。再说了,你若不愿,大可拿着凭证去退钱就是了,他一个青楼,还敢昧了你国公府的银

小心再小心的观察着四周,等待在等待看着对方是不是还留有后手。直到这八名锦衣卫都已经翻过了高墙,向着四名名哨不断的靠近着,甚至有人都将背后的强弓拿了出来,武胜依然还是没有看到对方有什么后援出现。

“应该就是这些人了,即便还有后手,也是不可能进入院中了。”武胜根据着形势很快就做出了决定。随后缓缓起身,将右手向嘴边靠近着。

白天打手势,夜晚靠哨声!

这就是冷锋之间的联系方式。武胜将右手放于嘴边,气沉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形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位面复苏之枭起

逍遥独

位面复苏之枭起

发狂的妖魔

位面复苏之枭起

黑爷夜远

位面复苏之枭起

离心断魂

位面复苏之枭起

反物质方程式

位面复苏之枭起

夏海苍松